Image caption 美国和中国曾经在1950年代初的朝鲜战争中兵戎相见

美国和中国曾经在1950年代初的朝鲜战争中兵戎相见,在后来的越南战争间接对抗。现在美国专家认为美中竞争已经远远超出了贸易范围,成为全方位对抗。

虽然美中贸易争端仍有希望达成协议,但“美中两个超级大国”的争夺已经超出了贸易范围,是双方在经济、防务、文化和技术的全面竞争。

BBC在美国的记者大卫·格罗斯曼报道说,近年来美国对中国态度明显向负面转变,即使在2016年民主党的希拉里,或其他共和党候选人当选担任总统,也会有今天的对华强硬政策。

  • 南海争端:中国警告英国航母不要进入争议水域
  • 中国太空经济规划:10万亿美元建地月经济区
  • 报告:若中俄发动太空珍珠港式突袭 美国及盟友将瘫痪

美国国防部现在认为对付中国崛起成为美国在未来几十年的主要军事目标。美国安全问题学者说,美国要做好准备应对中国卷入的地区冲突,中国很可能会采取急剧升级冲突的做法。

美国安全分析文章说,中美一旦发生冲突,可能会严重失控。

潜在军事威胁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专家认为,美国的军事优势的基础并非维持庞大的常备军,而是高科技武器系统。如果中国在关键技术领域取得成功,那么美国军事实力就可能要落后。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最近对美国国会说,目前关于美国公司知识产权泄漏给中国的案件目前至少有一千起。美国保守派的传统基金会的研究员成斌认为,这是美国和中国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力量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说,中国企图要在未来主要技术领域取得领先地位,诸如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领域,这是竞争的核心,因为中国在这些领域取得成功,就可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的主要强国。

  • 中国和俄罗斯被指发展武器 加大外空战争风险
  • 智库:美国军力分散 在印太对付中国力不从心
  • 南海危局:美国对台出售战机挑战中国控制南海

因为美国的军事优势的基础并非维持庞大的常备军,而是高科技武器系统。如果中国在关键技术领域取得成功,那么美国军事实力就可能要落后。

美国五角大楼的斯伯丁(Robert Spalding)准将是《隐形战争:中国如何在美国精英昏睡中接管了世界》一书的作者。他曾经负责一个制定对付中国崛起和影响力扩大的新国防战略的项目。

葛来仪(Bonnie Glaser)说,2017年发表的斯伯丁在国防部制定的国际安全战略是美国政府各部门的指导性文件,代表着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变。

冲突失控危险

据BBC在美国的记者报道,美国国防部现在认为对付中国崛起成为美国在未来几十年的主要军事目标。因为中国迅速在南海建立人工岛,并且违反国际法进行南海军事化,令华盛顿产生警觉。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国航母舰队经常进入南海有争议海域进行“自由航行”,美国专家认为中国在南海搞军事化是要有能力切断全球贸易的大动脉。

传统基金会的研究员成斌在报道中说,每年通过南海的贸易流量高达5.3万亿美元,而中国在南海的行动在某种意义上是要有能力切断全球贸易的大动脉。

安全事务作者迈克尔·佩克(Michael Peck)在《国家利益》上发文说,一旦中美发生冲突,冲突失控的风险很大,因为中国在过去的战争冲突中表现出迅速升级取得速胜的特点,即使在冲突过程中展开谈判,往往也要等到在冲突中取得有利地位后。

他引述乔治城大学安全研究项目学者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的文章说,总体来说中国处理外交,升级和斡旋的方式不利于冲突解决。

梅惠琳研究了中国以往冲突历史后认为,共产主义中国在冲突初始阶段只有面对弱势一方才愿意建立沟通渠道,否则中国会切断沟通,直到他们在战争中显示了足够力量后才考虑沟通。

虽然梅惠琳承认如今的中国已经不是从前战争时期的中国,中国现在的军力超过邻国,经济也更融入全球市场,但是中共控制公众舆论的能力低于毛泽东和邓小平时期。中国公众舆论中的民族主义情绪增强也增加了中国妥协让步的难度。